编程猫不讲武德增长的“红与黑”

   2021-01-12 660
核心提示:  近日,一则“编程猫遭郑州家长举报:班主任强行摊派课程”的新闻,将编程猫推向了“风口浪尖”。  作为在线教育垂直领域的

  近日,一则“编程猫遭郑州家长举报:班主任强行摊派课程”的新闻,将编程猫推向了“风口浪尖”。

  作为在线教育垂直领域的少儿编程教育公司,编程猫创业5年已完成10轮融资,在资本的推动下,逐渐成为业界扩张最快的企业之一,累计学员数超过3147万人,合作公立学校超过13900所。

  在“水深火热”的2020,一面逆势获得连续2轮累计超过15亿元的融资,顺风顺水地高歌猛进;一面是“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”、“无资质教学被公示”、“课程时长、预付金额遭质疑”,种种质疑与投诉加身。

  一系列纷杂的信息,不断提醒我们需要冷静下来透过现象看本质:编程猫的“盛况空前”,究竟是颠覆创新的高价值使然,还是资本烧钱造成营销假象放大商业价值?

  知名主持人张泉灵代言、地产大亨潘石屹倾力推荐,亮相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、世界互联网大会,赞助浙江电视台少儿频道,与迪斯尼《花木兰》联合宣传一系列动作在营销上豪掷千金。

  不可否认,凭借业界“首屈一指”的融资金额与营销费用,编程猫确实取得了不凡的宣传成效,累计学员数超过3147万人,合作公立学校超过13900所。

  然而,近日再次将编程猫推上家长圈热议的“编程猫遭郑州家长举报:班主任强行摊派课程”新闻,让人不禁对编程猫走进公立学校和获得学员的方式产生了好奇。

  投诉举报热点内容围绕“以一份貌似是教育局或学校的通知,通过公关的方式,让河南郑州郑东新区的公立小学的班主任发到班级群里。无非就是以所谓的大赛作为噱头,获取家长的联系方式,假冒学校的名义,获取家长的信任,从而假冒学校的名义,让家长给孩子报名参加其免费的体验课,进行引流,再让家长给孩子报名其正价课程!”

  2020年12月16日,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公立小学的家长,在班级的家长群里,收到了班主任老师发来的紧急通知。

  针对于此,业界学者表示:“政策号召,推动学生信息素养提升,将编程教育纳入中小学相关课程。但几节免费课,换不来中国孩子综合素质提升!企业的价值观和社会责任,不应凭借国家政策裹挟想做出成绩的地方与学校,赤裸裸毫无底线为商业目的大行其道!”

  有意思的是,在进一步求证编程猫进校园信息的过程中,一条“有老师使用过编程猫进行教学吗?”的知乎问答格外引人注意。不同时间、不同维度的丰富评论,整齐划一的好评,“我们学校开设了编程猫课程”、“孩子们都很喜欢编程猫课程”、“没用过,但听说真的很不错”、“有的,感觉还是挺不错的”

  一度让人以为编程猫进校园成果显著,但当好奇之下随手点开几个用户信息时,却先是接连出现多个“该用户暂时被反作弊限制”,以及多个“新手”用户在相同时间连续回答多个编程猫相关问答,并且此后再无其他“活跃”信息。

  由此估计,知乎上此条问题与其下满满的编程猫“真香”,又是一例典型的公关“骚操作”。

  合作学校如此,在所有互联网企业最为重要的用户数上,编程猫的3147万用户学员又是如何获得的?

  据报名编程猫的学生家长介绍,“编程猫课程顾问介绍,除了考级之外,少儿编程还有五大赛事。如果想让孩子走竞赛路线,编程猫能起到很大作用,毕竟其中四大赛事都由编程猫协办,在蓝桥杯中编程猫学院如果通过考级一级就能直接参加省赛,除此之外还有赛前集训等帮助”。这些看似能解决焦虑的信息,往往能够让家长下最后的决心。

  实际上,一直以来编程猫不间断的涉及“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”,“无资质教学被公示”,“课程时长、预付金额遭质疑”,“坑了加盟商,变加盟伤”。

  但这均没有影响编程猫“华丽”数据的节节攀升。疯狂增长的编程猫,增长方式有点“不讲武德”。保持高速增长,会持续获得资本的青睐,但静下来仔细审视编程猫的“累计学员数超过3147万人,合作公立学校超过13900所”,不知资本又会有多少期待。

  广告、营销能打,能够帮助企业迅速获得曝光与最初转化,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擅长所在。不论是几年前秉承“互联网思维”的黄太吉,还是近年标榜创新的小黄车,亦或是颠覆传统的蛋壳公寓,各个都凭借着深厚的营销能力,获得最初的火爆。

  但生意,终有其基本原理,更好的用户体验和落地的商业价值是才是市场的王者,这并不因互联网而改变。

  用户数、成交额是评估互联网企业,尤其是电商平台的的重要数据,但月活、成交单量等更多维度的数据体系才更能反映企业的真实价值。

  对于编程猫这样的在线教育企业,融资额、学员数、合作公立校数之外,更重要的是付费用户数、复购用户数、学员成绩(能力提升)。事实上,目前包括编程猫在内的许多在线教育品牌,最常被提及的均是用户学员数。

  有品牌甚至对外宣称拥有“吓人的”数亿累计用户,不究其具体算法,但大众在被“震惊”之余,免不得会有些许质疑。据教育部发布的《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为2.82亿人。有人戏称,需要戴着一副数据上的“除湿”眼镜看世界。

  业内有说法,类似用户数这样的“伪核心数据”就是做给VC和消费者看的,从生意本身来讲价值不大。并且过往市场上不乏数据华丽的“巨人”和用户体验、商业价值的“矮子”并存的企业,但都是在倒下之后才“昭之于众”。在倒下之前全然一副华丽“巨人”的样子,受业界和消费者追捧和敬仰。

  据统计,在正式和非正式场合,编程猫仅对外公布过融资规模、用户学员数、团队规模、合作公立学校数等数据,并未公布过付费学员数、在读学员数、复购率等更具价值的信息,难以评估实际“成绩”。

  从另一个“成绩”维度来说,无论是课内教育,还是课外教育,家长们往往都不可避免地“唯成绩论”。

  不论是兴趣班、培训班,亦或任何形式的考培机构,往往都会或软或硬地像保健品强调疗效一般强调成绩。如编程猫课程销售顾问所说,编程猫参与举办了NCT全国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测试等诸多考试与赛事。

  但反常的是,暂时还没有看到过编程猫有关赛事成绩的“常规宣传”,更多可见的是表现学习“过程”的学员作品数量。

  “一般行业里会先做规模,再做调整,做规模可能距离正确的路径有一定的偏差。”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邱彦峰表示,在需求端,整体上少儿编程行业是供给过剩,出现了过度竞争,不能合理匹配资源,造成大量供给浪费。

  已经到了看企业是想给用户提供价值,还是在给资本讲故事的时候。编程赛道长期来看很有潜力,行业淘一淘才能更健康,教育专家王思峰表示。

  要成为少儿编程行业领跑者,接下来需要更激进的动作。资本逐利,从业者需要比想象中跑地更快。但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,在激进的奔跑中,需要时刻维持与调整“正确的方向”。

  不论编程猫的扩张,是单纯“不讲武德”,还是“营销假象”,是校企合作共促发展,还是纯商业目的免费课导流都不那么重要,未来最终是由市场说了算。

 
标签: 编程
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资讯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